首頁 > 信息動態 > 學術前沿

春秋代序 日月不淹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2019年9月20日第1782期       發布時間:2019/9/24 15:00:46

——二十四節氣探源及其近現代發展

  時間是人類在與自然共處的過程中所獲得的經驗財富,也在人類的使用過程中浸染了社會與文化的色彩。而以二十四節氣為核心的時間體系是我國傳統天文歷法、自然物候與社會生活共同融入而創造的文化時間刻度,不僅浸潤著農耕社會的風氣,也充分體現著人們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智慧,并成為現實社會可以汲取營養的時間標尺。

  二十四節氣的起源

  二十四節氣是氣候變化的時間點,從遙遠的天體運行到近身的生活勞動,每一個節氣都是人們對自然的感知和對生活的體認。從天文歷法的發展規律來看,二十四節氣不是一次完成劃分的,它隨著人們對于氣候感知的加深以及觀測技術的進步在不斷形成和完善。

  對于二十四節氣中最初確定的節氣,現有研究大致分為兩個方向:一是起于兩分(春分和秋分);一是起于兩至(冬至和夏至),這兩種結論的得出都與人們最初對于天象的觀測有關,前者主要以觀測星象為主,后者主要以觀測日影為主。

  首先,觀測星象是我國古代推算歲時的主要依據之一:“中國古代凡推算歲時變化,所依據之基礎及推算方法,均采取永恒性常規運轉之星辰為標準,實最穩定而客觀”,說明通過觀測恒星位置可以幫助厘定歲時。比如,《左傳·襄公九年》記有:“陶唐氏之火正閼伯居商丘,祀大火,而火紀時焉。”

  其次,從天文學發展的歷史來看,冬至和夏至的確定應與我國古代人們何時可以掌握測量日影的技術有關,而這些證據來自甲骨文。學者認為甲骨文中的阜、甲、中等字的本意都取自“立表測影”,表示殷商時期已經可以通過這種辦法確定時刻和冬至與夏至兩個節氣。這一時期,由于觀測技術尚掌握在特定的人群手中,而且受“經天授時”觀念的影響,分、至的出現事實上更多地表達“天命”。

  《尚書·堯典》記載了帝堯時代的四時觀象授時工作,“日中”“日永”“宵中”“日短”分別相當于春分、夏至、秋分、冬至,并測定了一個回歸年的長度。《周禮·春官宗伯》也有“冬夏致日,春秋致月,以辨四時之敘”的記載。由此可知,至遲西周時期,春分、秋分、冬至、夏至便已經存在,隨之逐漸確定了立春、立夏、立秋和立冬,合稱“八節”。四時八節的確立是節氣形成過程中的重要環節,也表明二十四節氣的核心部分已經劃分完畢。而在從八節向二十四節氣的發展過程中,物候起到了極為重要的作用,包含有古老夏代歷法成分的《夏小歷》即是一種物候歷,但由于其屬于月令系統,所以《夏小歷》的物候還多與月份進行勾連。隨著物候的進一步確定和豐富,直至《逸周書·時訓解》才開始正式以物候配節氣。

  二十四節氣在起源、發展到定型的過程中與我國傳統的月令系統的變化以及自然物侯知識的發展緊密關聯起來,遂使得月份、節氣和物候逐漸配合成為我國傳統歷法中的重要部分。

  自然時序與社會生活

  在與自然的互動關系中,人類既是受惠者,又是維護者與貢獻者,人與自然的關系是人們社會生活的核心問題——這是古人與今人都無法回避的現實。舊時,人們從保護與發展自身的角度出發,更為謹慎地適應自然時序的變化并形成了種種周期性的時間體系。從生產方式的角度來看,農耕社會是以二十四節氣為代表的傳統時間體系深深植根的土壤。比如,立春時,人們要造土牛以勸農耕,《后漢書·禮儀》載“立春之日,夜漏未盡五刻,京師百官皆衣青衣,郡國縣道官下至斗食令史,皆服青幘,立青幡,施土牛耕人于門外,以示兆民,至立夏”,代表春耕意義的土牛一直要放到立夏。

  從思想方式的角度來看,人文關懷則是以二十四節氣為代表的傳統時間生活遵循的意識準則。春夏秋冬不僅是自然時序更替的刻度,也是人類本身生命機體變化的標尺,《管子》有曰:“故春仁,夏忠,秋急,冬閉,順天之時,約地之宜,忠人之和。”比如,立秋時人們要防止殘余的暑氣對身體不利,所以有很多食療的方法。據《帝京歲時紀勝》記載,立秋前一天,人們的準備工作十分繁忙,一般要陳冰瓜、蒸茄脯、煎香薷飲,到立秋日合家飲之,“謂秋后無余暑瘧痢之疾”。

  傳統中國的時間是以強烈的人文內涵附之于自然節律之上的感受性與體認性存在,深深地鐫刻著民眾的實際生活、價值取向與精神訴求,因而具有極強的生命力與統攝力。確定時間段落的節氣名稱不僅僅是人們進行時間生活的一個維度,對于節氣的體驗與即將到來的生活的期待才是時間生活最重要的方面。

  事實上,中國古代并不乏以純粹的技術方法計時的工具,比如以太陽照射計時的圭晷、以器物計時的更漏等,但是就時間內蘊來看,這種科學的計時工具并未在實際生活中起到具有方向指示、價值判斷和人文精神的意識形態作用。也就是說,中國傳統社會的時間生活和時間觀念與科學技術的相關性是微弱的。但是,由于社會發展的總體趨向,以工業文明為背景的計時方法開始沖擊傳統農耕社會所承襲的時間文化,以鐘表為計時工具的近代歷法開始進駐中國民眾的時間體系與生活領域,人們的時間世界便不再與日出日落、花開花落有更為緊密的關系。

  傳統時間文化的新時代傳承

  1949年,國家將舊歷節日中的春節作為國家法定假日,這是對傳統節日地位的肯定。2006年,國務院頒布了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二十四節氣與春節、清明、端午、七夕、中秋、重陽六個傳統節日入選,在中國近代化過程中屢被抨擊的傳統時間文化由舊俗升華為遺產,部分傳統節日也逐漸在人們的現實時間生活中重新擁有了假期。2016年,二十四節氣又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2018年,經黨中央批準、國務院批復,將每年秋分設立為“中國農民豐收節”。這是第一個在國家層面為農民設立的節日,它源于各地、各民族歷史上傳承下來的豐收時節的慶祝活動,是我國作為農業大國連年豐收的體現。“中國農民豐收節”的設立不僅為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文化振興挖掘了更多的鄉土文化遺產,也更加充分地證明了中國的新農村建設也在為世界農業可持續發展貢獻智慧。同時,烙有深刻的自然物候體認與鮮明的社會人文精神的傳統時間體系逐漸重新跟人們的日常生活相關聯,也為文化的多樣性提供了更多的實例。“和實生物,同則不繼”,文化多樣性是人類社會的基本特征,也是人類文明進步的重要動力。尊重文化多樣性是發展本民族文化的內在要求,也是實現世界文化共同繁榮的必然途徑。

彩票刷七码什么意思